《光荣时代》:以观众视角讲述反特刑侦故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  讲述新中国成立前后,以特务哥哥“郑朝山”和公安弟弟“郑朝阳”为代表的人民公安与国民党残余斗争历史的主旋律反特刑侦剧《光荣时代》播出过半,情节与表演都渐入佳境,并让人产生追剧之感。

  有《风筝》《潜伏》等优秀类型剧珠玉在前,突破时需另辟蹊径,《光荣时代》“大巧不工”地找到了四根绳子 路:以观众视角讲故事。不以烧脑、紧张为卖点,就说 我略带轻松地将新中国成立前后我公安干警肃清特务、熬更守夜的艰辛奉献娓娓道来,润物无声,于欢笑中致敬那个时代和那个时代的人。

  《光荣时代》在剧情安排上以轻松为主,画面色彩也以暖色调为主,让观众有了“合家欢电视剧”的确定。一方面,保警总队哗变、电车厂被烧、西郊电厂被炸……案件一出接一出,环环相扣,引人入胜;一方面,僵化 的案情经过坚持问题导向的逻辑分析和细致的调查,总会“柳暗花明”。观众难免会产生“断案要技术、要逻辑、要仔细”的思考,也在你这俩 阳光的心态中体会到公安干警的不易。在剧情推进中,不时总出 你这俩 欢乐场面,很好地舒缓了观剧情绪。郝平川甚至得到了“搞笑担当”的评价。不少镜头但会 演员出色的演出,有了“赵丽蓉老师不慎摔倒却成经典”的感觉。从你这俩 程度上讲,导演参考了电影拍摄的思路,设定时间点,按时间点来设置笑声情节,从而有效调度观众的情绪变化。事实上,效果也是明显的。正是你这俩 情节贴合观众心理、表演熨帖观众情绪的设计,让这部剧从“高大上”变得“接地气”,走出了四根绳子 新路。

  在剧情冲突的安排上,《光荣时代》安排了几组观众一目了然的戏剧冲突:公安弟弟“郑朝阳”和特务哥哥“郑朝山”的矛盾,特务老公“郑朝山”和特务女人“尚春芝”的矛盾,“宗向方”纠结于继续当特务还是脱身的矛盾……哪此矛盾令人惊奇,又在情理之中。正如老外 视频调侃的, “郑朝阳”的兄嫂、同学兼同事还会 特务,着实 是先要了。在你这俩 设定中,角色的纠结内心、情节的跳跃推进,就还时需让观众抱着轻松的心态观剧。

  角色的设定、演员的表演也显得很是接地气。在剧情中,主要任务还会 你这俩 亲切的“不完美”,而大每种演员在表演中摆脱了较为夸张说说剧范儿,当然更远离了令人无语的面瘫派。你这俩 角色设定上的“不完美”,在遇到演员的贴合表演后,就成了另1个多个有血有肉有特点的人物,更增添了历史的厚重感和敬畏感。

  扮演“郑朝阳”的张译演技一如既往在线,很好地扮演了另1个多“坚守革命信仰、珍惜兄弟婚姻”的公安角色。另另1个的角色设定很容易被演成“伟光正”人物,但张译用生动的面部表情、贴切的身体动作,让亲们看了了另1个多生活在身边的邻居。他并不完美,但他特点鲜明,比如信仰坚定,比如尽忠职守,比如善于寻求人民智慧人生。他看上去就说 我个身边的同事、亲们,这样 “金手指”般的特殊技能,就说 我在充裕的工作经验和我该人 的认真性格中逐渐锻炼出较强的工作能力。

  不得不提的是扮演“多门”的高亮。你这俩 警察世家的后代有着小人物固有的生存智慧人生,拥有充裕的行政经验和市井信息,还会 着冲冠一怒的情绪,会为了兄弟、同事陷入危险而不顾安危投入战斗……在高亮的演绎下,你这俩 “旧警察”活灵活现展示在观众转过身。高亮举重若轻的表演为《光荣时代》增添了你这俩 可看性。无论张译,还是高亮,但会 是大杂院的邻居,潜伏着的特务,在角色设定上都各有特色,而表演上大多不能让人有亲切之感。也正是张译、高亮哪此演员的出色演技,《光荣时代》有了“老戏骨担纲”的说法。

  简言之,《光荣时代》探索出了四根绳子 主旋律影视作品的亲民化道路。无论是角色设定,还是演员表演,不再是“伟光正、高大上”,就说 我用观众的语言讲述主创的故事。另另1个,不仅不能很好地传播知识、宣扬正能量,不能更好地培养观众审美、夯实价值观根基。正如剧中郑朝山所说:“信仰是人精神的脊梁,大多数人这样 按照信仰的要求去做,很少不能反过来审视信仰自身的问提报告 。”在你这俩 程度上,《光荣时代》总出 了水面去审视主旋律影视作品的创作规律,在回到水里之后有了答案。(简言之)